<sup id="gn5vu"><menu id="gn5vu"></menu></sup>
<dl id="gn5vu"><ins id="gn5vu"></ins></dl>
<sup id="gn5vu"></sup>
  • <div id="gn5vu"></div>
  • <ins id="gn5vu"><u id="gn5vu"></u></ins>
    <div id="gn5vu"><tr id="gn5vu"><object id="gn5vu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• 【欢迎关注佳人官方微信】佳人官方微信出炉啦,点这里扫一扫,即可第一时间免费获取文章更新~
    只为认真做自己

    风月男女

    风月男女的一场故事。我只想来生做一个好女孩,从来没染过风尘……更多美文请关注佳人官方微信号:佳人(ID:jiarenorg) ,等你来撩~

    7575c3fc18aefdfadd615d22b4600448

    01

    遇到莫尘嫣的时候,她正被一群男人包围着调笑,一看就是风月女子,那群男人围着她让她说黄段子,不然就要亲她。

    是一家很豪华的夜总会,陈怀槿被人拉着来应酬,真的是应酬,这种地方,他是懒得来的,不是说自己多有教养,而是根本就讨厌这种纸醉金迷,他宁愿从公司里直接回家,开着那辆不错的本田雅阁,放上一段小提琴曲,家里,是温馨的灯光在等待着他,美丽贤慧的妻,还有钢琴已经弹到八级的九岁小女儿,当他进门,亚静接过他?#31181;?#30340;包和衣服,总是温柔地问一句?#21512;?#21435;洗澡吧,水,给你放好了。这样的稳妥和舒适,几乎让他有些沉醉和迷恋,所以,他想再做几年就退休,然后在国外住下去,和亚静就这样地老天荒地过下去,没什么不好吧?

    被围着的女子显然和亚静是一枚硬币的两面,截然相反的人。妖气,媚气,黑色紧身裤,上面是同样黑色的吊带蕾丝小衫,颈上闪着一片亮光,是戴了什么装饰项链吧?估计是假的,哪像亚静,绝对不戴赝品,亚静所有首饰全是真的,个个货真价实。其实,陈怀?#26579;?#24471;有些假首?#28201;?#22909;看的,有一次他去法国买了几件回来,亚静丢在桌子上说,哄哄小女孩还行,只有?#22270;?#30340;女人才会戴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,没档次没品味。陈怀槿当时说”是是”,买回来玩的,看着好看。但心里却有些不快,因为他知道好多明星也是戴这种首饰的,奥斯卡上的颁奖晚会上,明星们戴的不全是真的,何苦死要这个面子呢?

    那个女孩子果然在讲黄段子,她说,要是猜出来她就还讲,猜不出来就放她走。

    好。那几个男人说。

    她就开始讲了,先鬼魅地笑了一下,吐了一口烟圈说,一个侏儒参加百米竞赛,跑到终点却死了,他是怎么死的?

    大家面面相觑,没有人知?#26469;?#26696;,她笑着:完了吧,一帮弱智的人,对?#40644;穡?#25105;要走了,还有一桌人要陪着跳舞呢。

    说着她往外走,不?#33203;?#21040;了陈怀槿的脚,同来的几个男人,只有这个男人一直坐在角落里喝咖啡,她本来已经走了,但?#20174;只?#36807;头来说,嗨,在这装什?#21019;?#27905;呢?

    02

    是那句?#26696;?#21464;了一?#23567;?#38472;怀槿看了她一眼,忽然拉起她的手,然后在她耳边说,我知道那个人是怎么死的。

    莫尘嫣几乎是一刹时哈哈地笑起来,她摆着手说,你这么老实的人居然知道这样的段子,天啊,她满嘴的酒气和神态让陈怀槿有一种冲动,那是来自于人体内原始的冲动,那一刻,他只觉得他是一个原始部落的男人。

    所以,你不能走,因为我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死的。他小声说。

    这是怎样的夜晚啊,充满了诱惑,充满了挑衅和里比多,陈怀?#26579;?#24471;体内有什么东西正被点燃着,莫尘嫣,这是跟他太太亚静完全不同的两种女人啊。亚静在性事上亦是完美得让他?#24535;澹看?#20182;有兴奋,她都说,先去洗,打三遍香皂,再打三遍沐浴液。?#20154;?#27927;完了,也觉得兴奋快过去了,而在床上的那几分钟,亚静亦是冷静得让他没了欲望,他是看过毛片的,他甚至怀疑,那里边的女人是不是装的啊?哪里有那?#21019;?#28608;啊,甚至,亚静能沉默着不发一言,姿势也是那三两种,想变变亚静就会说,流氓啊。后来他真以为自己是流氓,时间长了终于习惯了,习惯了,也就成了自然。

    可莫尘嫣给了他那?#21019;?#30340;视觉和声音的冲击,他低下声音说:能跟我出去吗?他奇怪这句话是他说出来的,因为在公司在太太在女儿眼里,他是多么正统的一个男人啊,莫尘嫣忽然愣愣地看着他说?#20309;?#20986;去要的钱是在这的十倍。

    这句话让他也一愣,他是在做什么?#24247;?#20182;却顾不得了,说出的话竟然是:钱,不是问题。

    那天晚上,天下大雨,他们的车一直开到?#35760;?#20182;开了房间,那是座乡村渡假别墅,那里的?#21543;?#35753;人想起?#19968;?#28304;来,当他们一进房间后,甚至没来?#27599;?#28783;,他只觉得一团?#32676;?#21700;的东西扑上身来。

    那一夜,陈怀槿打死也不会忘记。

    原来,身体里的?#19968;?#28304;是这么美丽啊。陈怀槿在事后叹息了一声说:莫尘嫣,我得付你五十倍的钱。

    03

    事后陈怀槿想,为什么都是女人,居然会差这么远呢?#24247;?#20182;?#25925;?#26377;自己的心理底线的,莫尘嫣再好,那不过是身体里的欲望在做祟,而他要的,?#25925;?#33258;己那个和谐温暖的家。太太亚静出身良好,母?#33258;?#33521;国留过学,而?#24050;?#38745;的姑妈没儿没女,却在新西兰有一大片产业,亚静说过,早晚咱们是要走的,何况她毕业于名牌大学,当时被称为校花的,陈怀槿费了?#25490;?#20108;虎之力才追到手的,人们都说他们?#35946;?#25165;女貌。所以,陈怀槿对自己的定位是,后院不要起火。自己在外面再怎么折腾,他?#25925;?#35201;这个家的,莫尘嫣算什么?#30475;?#19978;的一个?#20219;?#32610;了,只能用性,不能用情,可是,真要他离开她,那种难受,只有他知道,甚至有了莫尘嫣以后,他应付亚静时有些力不?#26377;模?#22914;果不是头脑中想着莫尘嫣,他真的不行了。

    当然,莫尘嫣没有再去夜总会,他像所有有钱的俗男人一样,给她买了套房子,把她养在了?#35760;?#30340;一个花?#25226;?#25151;里,每周,他至少三次在哪里过夜,哪一夜,都是刻骨铭心地难忘。

    这样的状态让陈怀槿极为满意,鱼和熊掌兼得,他把从法国买来的首饰送给了莫尘嫣,反正亚静也不要,莫尘嫣?#25925;?#39640;?#35828;?#23601;戴上了,很天真地问着他:给我买的?只给我买的?

    他点着头,心里骂着自己:真不是个东西。

    不同的是莫尘嫣,越来越粘着他了,虽然他给了很多钱,可是她居然有一次在他上班的时候给他打电话,说想他了,让他去。

    他扣?#35828;?#35805;,心里有一点?#29275;?#37027;天他到底没去,而是早早回了家,没想到,晚上他正在看电视,家里电话又响了,他去接,莫尘嫣说,陈总在吗?他吓得手有些哆嗦,多亏亚静正在洗澡,他不动声色地说了一句:明天到公司再谈吧,这笔业务不是一句两句能说?#20204;?#30340;。

    第二天,他几乎怒发冲冠地去了别墅,进门就嚷:莫尘嫣,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,你瞎折腾什么?你不想玩了是吗?

    在床上的莫尘嫣,忽然显得那么可怜,她没有化?#20445;?#21482;穿了?#23039;?#34915;,如一般良家女子没什么区别,她看着他,眼泪哗哗就下来了:昨天你生日,我想给你过个生日。

    他呆住了。他的生日?莫尘嫣居然知?#28010;?#30340;生日?

    莫尘嫣说,有一次,你洗澡时把身份证落在了桌子上,我?#32423;?#21457;现的,本来想给你个惊喜,没想到你却恼了,他去餐厅,看到生日?#26696;?#21644;蜡烛还完整地摆在桌子上,当然,还有莫尘嫣亲手做的一桌子菜。

    他的心,微微酸起来,说不出什么滋味,亚静都没有想起他的生日来,但这个与他身体有?#21862;?#30340;风尘女子却记得了他的生日,他笑了笑,又说了一句:昨天,她在家给我过了。

    这次走的时候,他感觉他和莫尘嫣之间,有什么东西在?#21862;?#30528;,当然,他指的不仅仅是身体。

    04

    亚静的姑妈去世是突然之间的事情,他们去新西兰奔丧之前他给莫尘嫣打了个电话?#20309;?#20204;之间完了,他说,我们很快就会移民到新西兰,那里有一份产业得去经营,那房子就归你了吧,?#33756;?#20320;不白跟我一年。

    他甚至没勇气去见莫尘嫣一面,因为在以后的几次缠绵后,莫尘嫣经常会问一句话:陈怀槿,如果我一开始就是个好女孩,你会爱上我吗?你会吗?他从来没有答过,假装没听到或者开着玩笑说:再给我说个黄段子好吗?

    手续,很快就办得差不多了,临走的时候他决定去那座别墅和她告个别,毕竟,是她让他知道了人的身体也有盛宴的啊。

    敲了很久的门,没有人,他拿出自己那?#35328;?#21273;,开了门,呆了。

    屋里收拾得整洁一新,和来的时候没什么两样,桌子上,是这栋别墅的钥匙,当然,还有一张卡和一封信。

    是莫尘嫣留给他的。

    陈怀槿:

    亲爱的,请允许我第一?#25105;?#26159;最后一次这样叫你,桌子上有这栋别墅的钥匙,那卡里是你曾给过的钱,虽然一开始是情色交易,但最后,我却不由自主地爱上了你,原谅我爱上了你吧,我怎么能收自己爱人的钱?我只想来生做一个好女孩,从来没染过风尘,我带走的,只有你买给我的那些美丽的首饰,因为那是你买给我的,用真心买给我的,?#19968;?#29645;惜它,一直?#25509;?#36828;!

    莫尘嫣泪字

    陈怀槿看着信,觉得自己空空的成了纸人一般,他打量着屋子里的每个角落,好像看到莫尘嫣到处?#31449;?#23376;,然后诱惑地问着他她美不美?他去看阳台上,那里还挂着她忘记摘走的?#23458;啵?#21355;生间里,还有她落下的长发,他拾起来,在自己的?#31181;?#19978;缠缠绕绕,忽然,他颓然倒在卫生间的洗?#31243;?#19978;,放声哭了起来,那声音如一头被围困的兽,知道自己那么孤独那么绝望,却半点办法也没有。

    一个月后,他全家移民新西兰,在那个如天堂一样的美丽的国家,他常常会发上好长时间的呆,呆着呆着,眼里会流出一些咸?#36538;?#28073;的东西,不是很多,却刹那间让他眼前一片?#24742;#?#20877;也看不清那美丽得有些不真实的山山水水。



     

    才 1 个评论 火速盖楼»

    1. 本来觉?#27809;?#19981;错, 这结尾,太俗套了, 烂尾了

      (0) (0)

    发表评论

    电子?#22987;?#22320;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 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    插入图片
    ▲回顶部
    黑龙江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
    <sup id="gn5vu"><menu id="gn5vu"></menu></sup>
    <dl id="gn5vu"><ins id="gn5vu"></ins></dl>
    <sup id="gn5vu"></sup>
  • <div id="gn5vu"></div>
  • <ins id="gn5vu"><u id="gn5vu"></u></ins>
    <div id="gn5vu"><tr id="gn5vu"><object id="gn5vu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• <sup id="gn5vu"><menu id="gn5vu"></menu></sup>
    <dl id="gn5vu"><ins id="gn5vu"></ins></dl>
    <sup id="gn5vu"></sup>
  • <div id="gn5vu"></div>
  • <ins id="gn5vu"><u id="gn5vu"></u></ins>
    <div id="gn5vu"><tr id="gn5vu"><object id="gn5vu"></object></tr></div>